今天是爸爸癌症去世的第5年,除了昨晚夢見他,今天和姐姐講完電話吃完早餐後,是巧合嗎? 竟然讀到下面這篇文章...很好,一大早就嚎啕大哭...

貼一首那一年把爸爸的骨灰和牌位送回苗栗後龍後 坐租的巴士回高雄時,下了高雄榮總旁的交流道,電視上撥出的卡帶 - 我只在乎你...眼淚真的就一直一直掉...不停的掉...

當年的情景歷歷在目...我...還是那個心受傷很重的我吧...




如果可以,我希望 可以學習由哭泣中堅強的站起來的勇氣。 遇見 Alex 前的我,有一段時間在北京. 香港. 美國週日做禮拜時,有主牽著我。在倫敦和 Alex 在一起時,有 Alex 在。

在遇見 Alex 和 有主牽著我走之前,我只能一個人哭泣。

一直哭一直哭...在北京 崇文門外 銀行客戶的 大樓的透明樓梯間...看著長安大街...很快哭完 很快的回去做專案...; 在香港 蘭桂坊旁的旅館的大床上 哭到不能自己...

每次回台灣或從台北回高雄,飛機在小港機場降落,在跑道上滑行時我就開始哭...眼淚一直掉,因為,以前都是爸爸開車來接我...有一段時間我很討厭小港機場 很討厭 很討厭

我成了小時候羨慕的商務旅客,搭飛機成了常事,不過,我不快樂。

有一次和 Wendy 坐飛機回高雄,Wendy 爸爸來接我們,我一路一直偷偷流眼淚,因為我好羨慕好羨慕啊...





我的留言:
------------------------------------------------
我...可以引用這篇文章到我的網站嗎?

今天是我爸爸癌症去世的第5年...我在英國倫敦的肯辛頓家中讀到你的文章...

那一段我剛開始讀不太懂...
,『你記得在適當的時間出現,給他適當的幫助,把你特有的技能傳授給他。』『好!』

後來看了留言,我用中文讀了這一段...讀了幾次,從掉眼淚到嚎啕大哭...

我爸爸當初也適用這樣的心態托孤的吧...我..就是被托的人...

今天,我夢見他...夢中的他忙著載我去參加禮拜...我想他知道我把自己托給主...

你的承諾很重啊...

Christy
-----------------------------------------------------------------------------------------------------------------------------

引用本文的文章網址: http://www.tsubasa.com.tw/mt/mt-tb.cgi/1752

TSUBASA 的台東苦悶筆記
 

彼岸

sea(Sophia對不起,沒經你的同意再製你的照片)

很討厭電話響起,通常傳來的都不是什麼好消息。電話那頭的昌用著要哭要哭的聲音(他好像一直是這樣要哭不哭的聲音)告訴我你的切片報告,雖然早在預料之中,但是神經還是免不了繃緊。

『你要不要回來一趟看看他?』

對於這個問題我猶豫了。

不只是能不能脫得了身,而是見了你該說什麼?算一算我們認識搞不好快20年了,雖然只是宅在一起打電動看漫畫的學長學弟,但是因為很多錯綜複雜的關係,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大概也知道我會說什麼。

知道你可能會來看我的網站,所以寫在這裡你應該看得到。

正當在斟酌時,你夜裡來了電話。電話裡的聲音是憔悴的(你也好像一直是懶得講話似的都只用最少的聲帶部位發音),對於飽受病痛煎熬還願意打起精神告訴我你的病情,覺得十分不忍,雖然下午已經聽過一次,但是聽你更精確的描述病灶,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回應。只能說這是老天最大的玩笑,讓你研究的疾病反擊到你身上,這是觸犯天機的懲罰嗎?

你比我更瞭解這個詛咒,所以不能像哄病人一樣的告訴你『加油,會有奇蹟出現的。』事實上每次跟病人說的時候,心裡也是真的希望奇蹟出現,只可惜我是烏鴉嘴,講壞的靈講好的不靈。面對生老病死,我們理當都應該已經看開麻木了,『了不起就是砍掉重練嗎』,不想讓對話太沈悶,對我們來說,生命也不過就像打電動,結束了重新來過就是,但是我知道你還有牽掛。

我不知道可以幫上什麼忙,『你記得在適當的時間出現,給他適當的幫助,把你特有的技能傳授給他。』『好!』你講的實在很RPG,這是承諾吧?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有什麼技能可以誤人子弟的,但只要他開口,我會盡全力做到的。但是你可以確定那個期末考前一晚還在問你電玩那一關怎麼破的學弟,即使再過20年,還是不會忘記在秋葉原一間間轉蛋玩具店幫你找卡片遊戲,在梅亭街那棟房子被你騙去打七龍珠結果敗了三台SFC,你在麥當勞被正妹店員反搭訕的糗事,或許將來的某一天,我可以把這些事情全都告訴他。

忽然你講起左手現在好像不歸你管,像寄生獸一樣,所以你把他取名為『migi』,宅男如我還要糾正你,『因為漫畫裡寄生獸長在右手,所以才叫做migi(右),你應該叫做...』『Minnie!』是migi又不是mickey,好啦你的手愛叫什麼就叫什麼,但是還是叫做『Hidari』(左)或是英文版的『Lefty』比較正確。很想建議你去『一路玩到掛』,不過看來寄生獸不見得答應,但是如同『潛水鐘與蝴蝶』講的,或許身猶如潛水鐘那般沉重,但心卻能像蝴蝶那般自在飛翔。

謝謝你勸我少講手機,少用電腦,雖然我可能到死都不相信這是電磁波的影響,不過少花點時間浪擲生命在網路上倒是真的,手機我玩很兇,都是在上網,沒什麼人打給我,也希望它少響起,因為真的很少帶給我好消息。

如同照片裡的海洋,總有一天我們都要渡過到達彼岸,你只不過老是搶在我前面先完成某些事,明明大我沒幾天,你就是比我早進學校早畢業,早天退伍早結婚,早生孩子早升官。人生遊戲你又想比我們早破關了?我還是很希望奇蹟出現,例如出現個什麼命運卡讓你在原地停留三次,讓我可以有機會趕上。

跟Sophia說,不要捨不得,就算流著眼淚也要按下快門,就像這張照片一樣,那是存在過的證明。

Christy04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